微街
企動風采
聆聽巨匠聲音,感受思想力量——2016中國互聯網大會開幕論壇“巨匠對話”文字實錄
2016-6-27 10:52:45

排列五和值走势图专业版:     6月21日,在2016中國互聯網大會開幕式主論壇“巨匠對話”環節,中國互聯網協會榮譽會員胡啟恒院士、韓國互聯網之父Kilnam Chon教授、德國互聯網之父Werner Zorn教授就三國互聯網發展、互聯網所面臨挑戰、國際合作等話題展開深度對話。中國工程院院士吳建平擔任對話主持人。

彩票排列五走势图500 www.xfgfzo.com.cn

    時間:2016年6月21日

    地點:北京國際會議中心

    主持人:吳建平,中國工程院院士、“喬納森?波斯塔爾獎”獲得者、清華大學計算機科學與技術系教授。

    對話嘉賓:胡啟恒,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互聯網協會榮譽會員、國際互聯網名人堂入選者。

    Kilnam Chon,韓國科學技術院榮譽教授、韓國互聯網之父、“喬納森?波斯塔爾獎”獲得者、國際互聯網名人堂入選者。

    Werner Zorn,德國波茨坦大學教授、德國互聯網之父、協助中國發出第一封電子郵件、國際互聯網名人堂入選者。

    對話實錄:

    吳建平:各位來賓,今天非常高興參加中國互聯網大會,大會為我們提供了一個和三位互聯網界知名人物進行對話的機會。首先介紹一下他們三位:中國工程院院士、國際互聯網名人堂入選者胡啟恒女士;韓國互聯網之父,國際互聯網名人堂入選者Kilnam Chon教授;德國互聯網之父、國際互聯網名人堂入選者Werner Zorn教授。

    請三位首先談一下關于各自國家互聯網的發展情況。胡院士大家都比較熟悉,這兩位德國朋友和韓國朋友都和中國互聯網界有著長期合作,他們對中國互聯網的發展也非常了解。胡啟恒院士是1994年互聯網接入中國的倡導者和主持者,見證了中國互聯網發展的全過程,請胡院士談一下中國的互聯網與德國、韓國相比有些什么優勢和不足?另外對中國互聯網的發展有什么樣的看法。

    胡啟恒:大家早上好,今天能夠在這里跟兩位對話,我感到非常高興。首先是如今已召開十五屆的中國互聯網大會一年比一年興旺,辦得好,有內涵,而且既外向發展,又內涵豐富、深沉,我非常高興。今天兩位好朋友Kilnam Chon教授和Werner Zorn教授都是我的老朋友,他們在互聯網沒有進入中國的時候,中國很多科學家、工程師為了要讓互聯網進入中國在努力的時候,他們兩位都在各種可能的方面努力地對我們提供了很多幫助。

    主持人讓我談談我們三個國家互聯網的發展有什么不同,首先說一下韓國,在場每個人可能都會跟我有同樣的感覺,我非常羨慕韓國的網速和普及率處于世界領先地位,實在是值得我們學習,這得益于韓國互聯網人和他們政府的協同努力,政府的支持和互聯網人的努力、互聯網企業的努力,才能使他們保持這樣一個優勢,我們應該向他們好好學習。

    德國的互聯網給我感覺是很深沉,含而不露,明明現在到處都在用電,但是大家可能會忽略電是從哪里來。在德國的互聯網,很有可能就是已經到了這樣一種爐火純青的地步,并不在宣揚、張揚互聯網,但實際上互聯網對他們的產業、對他們的生活、對他們的服務和政府的服務各方面的滲透、支撐都已經做到了爐火純青的程度。這樣一個工業高度發達、互聯網高度發達,并且兩者融合非常深刻的國家,這是更值得我們好好學習的。這就是我對他們兩個國家的看法。

    至于中國互聯網的特點像一個年輕的、充滿了夢想的、很勇敢的、朝氣蓬勃的少年,它還很年輕,但是它有夢想、很努力、有勇氣、正在前進。這就是我的簡單的看法。

    吳建平:謝謝胡院士,說得非常好。當時在互聯網沒有進入中國時,我記得第一個中國發出的電子郵件就是經過德國的服務器轉發的,對中國互聯網的發展起了很大的推動作用,中國進入互聯網以后,我們有很多在國際上的交流,韓國對中國互聯網的發展也起了很大的幫助作用。

    德國工業非常著名,德國工業和互聯網的結合也非常出色,中國最近提出“中國制造2025”計劃,也想把它的制造業和互聯網有機結合起來。請Werner Zorn先生談談德國“工業4.0”和“中國制造2025”兩個計劃如果碰上的話,雙方應該怎樣開展相互合作,前景怎么樣?
    
    Werner Zorn:中國的策略以及互聯網的戰略實際上已經超越了工業4.0概念的范疇,工業4.0的范疇應該將其放在生產線的角度來看,要從實現實時生產以及智能產品和智能組件生產的范疇上去看?;チ侵泄鉸苑淺V匾囊徊糠?,但是中國戰略不僅限于此,是非常廣闊的戰略,我可以很直率地說,德國的工業,我們的生產也是經過了多年的優化,已經是非常優化的程度了,我們現在的生產線已經日臻完善。在我們工業界希望能夠和互聯網進行結合,通過互聯網的結合,我們也希望能夠加強德國制造的國際競爭力。所以從業務流程的改造、業務流程設計角度來看,如何使用互聯網進一步改進我們業務流程的設計是值得思考的問題。

    關于兩個戰略之間的合作或兩個國家之間的合作,德中兩國的出口都非常強勁,是全球出口大國。對于德國來說,我們的發展力量是來自于傳統的行業,在企業資源管理方面我們也做得非常好。中國是互聯網的大國,所以在制造業方面和互聯網可以實現優勢互補、加強結合。我們可以在中國共同建設一些項目,比如在中國建設一些試點的廠房和項目,中國就可以通過這樣的形式來實現跳躍式、跨越式的發展,跨越好幾代的技術進步。

    Kilnam Chon:非常高興見到一些非常老朋友,我和Werner Zorn教授是1987年見面的,當時我在歐洲見到的中國第一位互聯網用戶,他的名字叫做錢天白,當時他是正在拜訪Werner Zorn教授的大學,我們在那碰了面。過了七八年之后,在北京召開了一個的會議,應該是在1994年的會議上,應中方要求,我們決定開一個互聯網會議。當時我和Werner Zorn教授受主辦方委托做這個會議的主持,所以從那時起,我們與中國互聯網相關方面的合作就已經開始了。

    在這二十多年的合作中,我們也在共同進行互聯網的開發和發展,互聯網在中國的發展非常迅速,中國在未來一二十年中也將會迸發出很大活力和潛力,中國、印度、俄羅斯都有很大的互聯網發展潛力。我們如何為潛在的互聯網用戶提供互聯網的服務,即便中國在互聯網方面發展的非常迅速,但當前只有50%的覆蓋率,還有非常大的發展空間,如果能達到70%-80%的滲透率就更好了,還有許多的潛在用戶。所以中國可以通過實施“互聯網+”這樣的國家計劃以及“中國制造2025”這樣的戰略,大力邁向網絡強國。

    吳建平:剛才Kilnam Chon先生特別講了德國“工業4.0”和“中國制造2025”的合作前景。德國不僅在中國互聯網發展過程中給予我們很大的幫助和支持,其實在中國過去改革開放三十年當中,在制造業方面對我們的幫助、支持、合作也是非常值得稱贊的,很多汽車都是德國和我們合作制造的。

    德國“工業4.0”是很超前的下一代制造業的項目,“中國制造2025”也是要用互聯網來改造制造業,我預見在未來兩個國家合作當中一定會產生更大的成果,共同為全球的制造業和互聯網的結合做出我們雙方的貢獻,這是我的一點看法。

    剛才Kilnam Chon回顧了韓國和中國在互聯網發展中很多歷史的事件。胡院士也說過韓國的普及率、網速做得非常好,中國在這方面確實有很大的差距。韓國不僅自身網絡發展做得好,而且還對發展中國家提供了很多幫助。Kilnam Chon教授前幾年花了很多時間到非洲去發展互聯網,在非洲互聯網發展方面做了很多貢獻,有很好的建樹。

    回顧完歷史以后,回到現在。現在互聯網確實深入到人們的生活、學習、工作各個方面,對人類的影響越來越大。但是我們現在的互聯網還存在著很多問題,給三位教授提一個共同的問題,你們認為當前在全球互聯網發展過程中,面臨的最大挑戰是什么?我們應該如何應對這個挑戰?

    Kilnam Chon:有兩個挑戰。第一個挑戰是在全球范圍內,我們有35億互聯網用戶,在未來15、20年中,我們的用戶還會增加大約35億用戶,也就是說增加1倍。如果我們去促進這些互聯網用戶的服務,如何做好互聯網的治理呢?如何應對新增用戶的融入?中國有一個非常好的項目,中國現在已經達到了50%的覆蓋率有接近7億的網民,這個數字也將會有很大的增長,中國如果在相關方面有一些做得非常好的實踐,我們可以復制中國的經驗。

    第二個挑戰,我們和我們的家庭、我們的孩子、我們的父母親,好幾代人都在共同使用互聯網,但是我們需要關注的是互聯網的安全問題,如何讓我們的兒童有一個安全的網絡環境。所以第一是如何面對新增用戶,第二是安全問題。

    胡啟恒:現在互聯網成為我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助手,而且隨著“互聯網+”的推進,我們的制造業、我們的生活、我們的服務、我們的經濟、我們的安全都離不開互聯網。所以一個最大的問題,我認為就是如何使我們的互聯網更加可信賴,如何能夠讓我們每一個人相信互聯網,相信互聯網沒有在欺騙我們?;チ遣換崞燮?,但是想要欺騙你的人隱藏在互聯網里讓你上當。怎么樣能夠讓一個國家也相信別的國家沒有隱藏在一些什么人的背后,通過這個互聯網去攻擊你,如何能夠使每一個普通人信任互聯網,如何能夠使得在網絡上各個不同的民族、國家互相信任,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夠跟網絡很好地和諧融合一起,走向人類社會的更高級的發展階段。而這個問題要解決的話,得靠增加互動,國家之間要增加互動,要互相了解,要透明,怎么樣能夠讓網絡為普通人所相信,就要加強治理,在技術上開發一些新的辦法,來應對網絡犯罪。

    Werner Zorn:我想提兩點看法。第一,如何提高互聯網內部的競爭?;チ蓯腔嵊欣諛切┳詈玫姆窆┯ι桃約耙恍┲饕鈉笠?,但有時實際上幫助它們起到了壟斷的作用。我們需要一些全球化的競爭者,這樣我們就可以有多樣化的服務提供商可以選擇。我不想舉出具體的一些企業名字,有些產品實際上通過國際化滲透到每一個國家,實際上摧毀了很多當地的一些品牌和當地的產品,這些企業做得很成功,從一個地區的企業變成了一個國際化的企業,不同的國家有不同的競爭,所以我們要促進競爭,而不是促進壟斷。

    第二,在“工業4.0”時代中,也需要考慮其他一些物理上的機制,包括一切生產環節的各個要素,還需要有非常好的物流和交通,通過工業的發展對生產進行促進,還有環境方面的影響等等。我們還需要考慮一些應對的策略,如果我們只是看到服務本身的話,我們可能會忽略一些物理機制上的因素。

    吳建平:謝謝三位的高見,他們三位講的非常好,看看我們今天全球的互聯網發展,這三個問題確實比較重要。第一個問題是全球互聯網普及率很低,盡管韓國很高,美國、歐洲都很高,但是全球來看是很低的,中國雖然是互聯網大國,但是我們的普及率只有50%多,還有幾億的網民沒有接到互聯網里面。怎么讓互聯網更加普及是全球互聯網發展的大問題,有很多發展中國家面臨互聯網發展的困難。中國如果能把另外的50%的人很快發展成為網民,中國還要做很多的努力和工作才能實現,而且做的過程中需要向別的國家借鑒經驗。中國確實要加大發展互聯網的計劃,這一點非常重要。

    互聯網最大的好處是開放,連接越大越有價值,開放是價值的源泉,沒有開放,互聯網就沒有今天的價值。但同時開放以后也帶來安全。所以互聯網的安全和別的安全最大的矛盾是既要開放又要安全,這是互聯網最難的地方,從技術角度其實也是這樣,互聯網要開放還有很多技術上的開放性,但是會帶來安全方面的各種隱患。怎么保持平衡,讓互聯網既開放又可信,是我們面臨非常大的挑戰。特別是技術上如果能有一些初步實現辦法的時候,還要利用這些技術使得國與國之間的互信達到更高層次的可信和互相信任,這是關鍵。Werner Zorn先生說到,許多行業在互聯網發展當中面臨新的環境,以前很有名的企業、很有品牌影響力的產品面臨非常大的困難,互聯網發展確實對我們很多產業都是顛覆性的影響。這三個問題總結的非常好。

    既然我們面對這么多挑戰,最后想說說現在全球經濟處于一種增長當中的緩沖期,到處說經濟不景氣,或者有的地方在復蘇,有的地方繼續在衰敗,如何利用互聯網使得我們經濟增長能夠更有力量,能使互聯網給全人類帶來更多的好處,使全球經濟更好的發展、更好地造福于人類,在國際合作方面還有什么需要我們去做的,三位是否能在這方面談談看法。

    Kilnam Chon:首先中國有兩個非常雄心勃勃的項目,比如“中國制造2025”和“互聯網+”,在全世界來看,哪怕把其中一個項目能做得好就很了不得了。在國際合作方面,“中國制造2025”可以把中國和德國結合在一起,德國在制造方面具有世界級的制造水平和技術。
“互聯網+”讓我們進入了一個新的時代,這是一個新的詞匯。中國不僅只是加速發展,而且已經進入新的發展階段。我們可以看到中國利用自己的國家計劃進行發展,韓國也希望能夠進一步提升發展,比如我們也有一些很好的科技公司,如三星,希望他們也都能成為世界頂級的企業。現在是中國的時代了,你們不僅可以挑戰頂級的技術,而且要成為世界最好的公司和企業。印度、非洲等也在緊隨其后,加速經濟發展。

    Werner Zorn:我覺得最好的方法就是把我們的項目具體化。兩年之前,我們在法國接受了一個采訪,即互聯網今后三十年會變成什么樣。我說我不知道,雖然我可以想象,但我并不知道三十年后具體變成什么樣子。剛才說到的三個問題,比如公共交通方面是否能夠有更好的發展,沒有堵塞,互聯網有各種各樣的應用,所以我們需要采取一些具體的項目和活動來實施,我們現在觀察到的現象是有很多的電子產品都安裝到了車上,就是車載技術,而且這個趨勢越來越明顯。

    胡啟恒:我覺得在全世界經濟不是特別景氣的情況下,中國的信心還是很強的,我們有兩個非常好的概念,我覺得“互聯網+”是中國互聯網發展新的時期,特別是產業、制造業能夠進一步關注互聯網,如何把互聯網變成自己的一部分,融合在自己的身體里,如果我們真能夠做到,不要說每一個企業都做到,假如一些主要的經濟部門,一些主要企業能夠做得好的話就能起到很大的促進作用。另外就像中國還有廣大的農業地區,如果我們“互聯網+農業”能夠做得好的話,能夠把我們農業現代化、農村現代化帶動起來的話,我對未來是非常有信心的。

    為了得到這樣一個好的結果,一方面企業要努力,要在合理的、公平的競爭當中來取勝,創造出真正優秀的企業。另外國家對互聯網的治理需要更加趕上,因為互聯網是一個全新的東西,究竟對它如何去治理,如何去管理?現在大家都認識到沒有管理是不行的,互聯網也需要管理,但如何去管?這個問題還是在摸索中進行。雖然我們也積累了一些經驗,但是我覺得在未來實施“互聯網+”和“中國制造2025”兩個新計劃的過程中,我們政府的監管和治理的制度、辦法、政策的趨向具有非常重要的影響作用。

    吳建平:感謝三位從不同的方面談了面對全球互聯網發展挑戰應該怎么進行國際合作,怎么進行發展。今天的對話涉及非常重要的題目,但不管怎么說,三位都是互聯網的元老,中國提出“互聯網+”計劃、“中國制造2025”兩個項目,其實和全球許多國家項目有很多相似之處,就是要利用互聯網在全球進一步發展,推動社會各行各業的進步。中國這個計劃當然在國際上有相當的影響,我不知道兩位先生對“互聯網+”是不是熟悉,這里面蘊含著互聯網的美好前景,實現這個美好前景最主要的是要靠年輕一代,因為他們出生時就已經有互聯網了,他們生活在互聯網當中,比我們更了解互聯網、更會使用互聯網,未來這些好的項目、好的事情要靠他們去創造。

    年輕一代在互聯網發展中如何更好地發揮作用,對互聯網的發展還有什么希望,在對話結束前,三位可以再各自談談。

    Kilnam Chon:互聯網其實現在還是欠發達的,因為我們考慮到20年前到現在,雖然當前已經有很大的變化了,但誰能繼續發展下一代的互聯網,并不是我們,而是新的一代年輕的人,你們才是創造下一代互聯網的人。我們是在60年代、70年代開發互聯網的,但當時我們還是學生,所以現在的年輕人就應該是下一代互聯網的開發者和創造者。因為現在全世界各個地方的人都需要使用互聯網,所以我希望你們能做好你們的工作,創造更好的未來。謝謝!
    
    Werner Zorn:我的建議是必須要弄清楚在開發互聯網時面臨哪些障礙,然后再試圖把這些障礙都剔除掉,這也是對互聯網的發展。

    胡啟恒:我希望在未來的十年里,中國還會出現超越騰訊、阿里巴巴、百度、華為等的企業,而這些企業的創造者也可能現在就在學校里,或者在創業的路上跑著,我相信這個會實現。

    吳建平:謝謝三位對大家的希望。今天的對話用了短短40分鐘時間,不僅展望了各個國家互聯網之間的優勢、不足,同時也對互聯網發展對全球的影響做了回顧,特別是對目前互聯網面臨最重要的挑戰做了闡述,指出發展是第一位的,安全也很重要,如何應對互聯網帶來新的挑戰是各個行業所面臨的問題,同時也談了怎么進行國際合作,當然也對年輕的一代把互聯網怎么發展好提出了我們的希望。我覺得互聯網確實是人類社會發展當中非常重要的創舉,互聯網是人類制造出來的一個技術,是造福于人類非常偉大的創舉,是人類智慧的結晶,但確實還存在很多問題,希望互聯網在發展過程中,大家都能夠克服各種不足,弘揚互聯網的優勢,把互聯網好的傳統發揚下去,把互聯網的不足和挑戰要逐步克服,使得互聯網更加能造福于人類,更好地為人類進步發揮應有的作用。謝謝三位來賓!